外交风云_外交趣闻:邓小平见戈尔巴乔夫坚决不拥抱只握

中国历史人物  点击:   2018-12-22

鲁培新,1960年进入外交部工作,到1997年退休。在近40年的外交生涯中,他不仅出任过中国驻斯洛文尼亚的首任大使,更是在外交部礼宾司工作了23年,从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员到担任礼宾司代司长。在斯洛文尼亚,鲁培新以一个大使的身份致力于中斯两国的关系发展;在外交部礼宾司,他参与并负责安排了大量中国领导人的外事活动,包括周恩来、杨尚昆、邓小平等等。说起这些领导人在参加外事活动时的趣闻,鲁培新如数家珍。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与周恩来打乒乓球

在鲁培新担任礼宾司工作人员期间,曾有幸与周恩来总理一起打乒乓球。他回忆说,当时周总理身体不好,但仍坚持会见访华的外宾。有一次,周总理一天要接见两位外宾,中间有一段休息的时间。在人民大会堂后面的江苏厅,工作人员专门准备了乒乓球台,让周恩来闲暇时能够放松一下。

当天,护士建议周恩来在休息时间放松一下,周恩来就找人打乒乓球。鲁培新当时正好在安排接见的事,于是就被找去陪总理打球。周总理亲自把球拍交给鲁培新,随后两人就较量起来。打了三四个球后,鲁培新担心周总理累着,就劝总理休息一下,总理则坚持要继续打,嘴里说着“不要停”。

不一会,旁边的护士也劝总理休息,但又不敢扫了周总理的兴,于是鲁培新接球的时候特别小心,不敢用力,就一直小力推送,结果还被总理看了出来,要求他尽全力打。

熊猫香烟还是真熊猫

1972年,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周总理亲自抓礼宾接待工作,鲁培新当时就在礼宾司担任工作人员,亲眼见证了尼克松走下飞机,与周恩来总理握手的历史性时刻。

鲁培新回忆说,当时尼克松为了突出与周恩来的握手,他特意安排随从官员等在飞机上,自己与夫人先下飞机,吩咐其他官员等握手结束后再下飞机。在走到最后几级台阶时,尼克松又嘱咐夫人先停下来,自己则快步走上去与周恩来握手。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尼克松下飞机后说道:“这并不只是我们两人之间的握手,这是中美两国之间的握手。我是跨越太平洋与中国人民握手。”周恩来总理也回应道:“你的手伸过了最大的洋。”

在尼克松访华期间,还有一个关于大熊猫的佳话。鲁培新回忆说,在宴会上,周恩来拿出招待用的熊猫牌香烟,指着上面的图案对尼克松的夫人说,“喜欢吗?”尼克松夫人以为周恩来指的是香烟,回答说:“喜欢,但我不吸烟。”周恩来随即表示,他指的是送两个真正的大熊猫给美国人民。尼克松夫人一听,欣喜若狂,立刻拍着尼克松的肩膀告诉了他这个消息。

只握手不拥抱

1989年,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访华,与邓小平会晤。当时,鲁培新已经成为外交部礼宾司的副司长,负责安排会晤事宜。他回忆说,邓小平当时指示:与戈尔巴乔夫见面时,只握手不拥抱。由于两人在人民大会堂的会面过程将全球直播,因此外交部十分重视,特意提前向苏联方面明确表达了这个意思。

当时,苏联外交部门的礼宾司司长前来会谈邓小平与戈尔巴乔夫会面的安排,鲁培新明确表示:“中方建议两人只握手,因为东方人没有拥抱的习惯,请向戈尔巴乔夫转达。”对方司长听后表示理解。

在中苏领导人会面当天,鲁培新又提前找到苏方领事司司长,再次提醒他不要忘了中方的建议。在得到肯定答复后,他心里的石头才落下来一半。邓小平与戈尔巴乔夫正式会面时,鲁培新就跟在戈尔巴乔夫的身后。他回忆当时的情景说:“幸好,两人最终没有拥抱,只是握了手。”不过,两人的握手持续了半分多钟。鲁培新说,当时邓小平说了一句话,让他至今记忆犹新。邓小平说:“我等了你3年,终于等到了。”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沙尘暴中吃蜜枣

1991年,时任中国国家主席杨尚昆对非洲的摩洛哥、突尼斯和科特迪瓦进行访问,当时已经是外交部礼宾司代司长的鲁培新随同访问。访问摩洛哥时,杨尚昆演绎了一段“沙尘暴中吃蜜枣”的佳话。

鲁培新介绍说,当时,根据摩洛哥当地欢迎贵宾的方式,一名少女将托着装有蜜枣的盘子,给来宾品尝。

然而,杨尚昆乘坐的飞机抵达机场后,当地刮起了沙尘暴,一阵黄沙刮过,感觉脸上都有一层沙,蜜枣上也粘满了沙尘,颜色都从红的变成了黄的。

跟随杨尚昆下飞机的鲁培新小声说道:“到时候做一下样子,别真的吃了,小心灰尘。”不过,杨尚昆却说:“你怎么能出这样的主意?一定要吃。”随后,杨尚昆接过蜜枣,还一下子吃了两个。摩洛哥国王见此情景十分高兴,在杨尚昆访问期间特意安排他住在国王王宫,宴请时的菜都亲自安排。

揭秘:邓小平为何政治上屡经浮沉而不倒

大年初一出访

1979年1月28日清晨,一行车队悄悄驶出中南海,直奔首都机场。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这天是中国人的传统节日——春节。按照中国人的传统习惯,农历的大年初一一般是不出远门的,一家老少团聚,要热热闹闹过年。但有一个人,却选择在这个时候进行一次跨越太平洋的远行。他就是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邓小平,在中美正式建交27天后出访美国。这是新中国领导人对美国的第一次访问。

邓小平的出访,是应此前中美建交谈判中美国总统卡特发出的邀请。选择在这一天出行,是邓小平的主意。中国人的大年初一,要说吉利话,做吉利事。有人说,这表明邓小平十分看重这次出访,他这是在为国家图个吉利。

由于当年条件所限,加之航程较长,邓小平此次起程就出现了小插曲。

按原计划,专机航线从北京起飞,经停上海,取道美国阿拉斯加州安克雷奇,最终抵达美国首都华盛顿,总距离14300多公里,计划飞行16个小时。根据国际惯例,凡国家间没有建立通航关系的,应由对方派出领港人员为专机领航。中美双方商定,美国政府派出两名领港人员提前一天抵达上海虹桥机场等候,在专机经停那里时,接上他们,直飞安克雷奇。

这天上午8时30分许,舱门关闭、舷梯撤离,飞机准备起飞。邓小平隔着舷窗,向为他送行的副总理等人挥手告别,示意大家离去。 正在这时,随行的一位民航局负责人向他报告:“邓副总理,现在上海突起大雾,飞机暂时不能起飞。”邓小平眉头微微一蹙,说:“这么多的老同志送行,等久了怎么受得了(冷)啊!”

有人建议说:“能否先将飞机滑出去,等送行的首长和同志们离开后,再滑回来。”邓小平欣然赞同。

经机场指挥员同意,飞机启动,在跑道上转了一圈。当送行的人全部离开后,飞机又滑回原处。这时指挥台报告说,上海的大雾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

邓小平低头看了一下手表,脸上露出焦急的神色:“美国方面的计划已经安排好了,走不了,耽误了行程那怎么成啊?!”

“我们马上想办法,采取措施,争取尽快起飞。”民航负责同志说。

后来,布热津斯基在回忆录中也动情地描述了这次家宴的情形。他写道:

邓小平的访问一开始就具有浓厚的人情味儿。这是他第一次访问美国,他和夫人以及主要的随行官员驱车从宾馆来到我在弗吉尼亚州麦克林镇的家里吃饭。我很高兴能以家宴来招待他。我请了我的部属奥克森伯格,以及万斯、伍德科克、霍尔布鲁克(助理国务卿)等作陪。那天的家宴完全是非正式的,由我的几个孩子端菜服务。吃的是美国饭菜,喝的是上等的苏联伏特加酒,这酒是多勃雷宁(苏联驻美国大使)以前赠送给我的。我对邓小平说,我用勃列日涅夫所喜欢的佳酿向他敬酒。邓听了哈哈大笑。
 

 

可是那天晚上一开始我们就遇到一场虚惊。邓小平一行人的车子已经到了我家门前,我正走出去迎接时,起居室壁炉的烟道堵塞了,屋里顿时浓烟弥漫。我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向邓及其一行表示欢迎,用双手同他们一一握手,而我的妻子穆斯卡和奥克森伯格等手忙脚乱地把几台电扇搬来放在窗旁,把烟扇出去,同时把起居室的门紧紧关上,不让烟扩散到房子的其它部分。邓小平夫妇不顾旅途劳顿,整个晚上都兴致很高。邓还表现了出众的机智。

1979年2月5日,邓小平圆满完成访美之行,回国后一直和布热津斯基保持着友好的联系。

1981年7月19日,邓小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了刚刚卸任的布热津斯基,并就重大的国际问题和中美双边关系问题进行了友好的交谈。

会见中,布热津斯基向邓小平转达了卸任总统卡特的良好祝愿。邓小平请布热津斯基回国后转达他对卡特和蒙代尔的问候。在会见中,邓小平还回忆了布热津斯基1978年5月访华期间的一些情形,他对布热津斯基说:“那时,你和我共同克服了最后的困难……”


本文来源:http://m.fmlsw.com/lsrw/12256/
相关文章
推荐内容
上一篇:苏共20大及对中国的影响|苏共以革命名义操纵民意 让知识分子胆战心惊?
下一篇:二战中国死了军人_二战意大利军人罕见的强悍和勇敢:奇袭亚历山大
Copyright 飞马历史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