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为什么偷袭珍珠港|日本慰安夫:美国女兵竟需要慰安?

美国  点击:   2018-12-22

1945年8月15日,日本战败投降。麦克阿瑟率领的美军进驻日本,一时间,日本朝野人心惶惶。因为日军在中国等亚洲国家干了太多伤天害理之事,所以在日本人心目中有一种传统的看法:胜利的一方必然要凌辱战败一方国家的妇女。因此日本政府的思维是:为保全皇族、贵族、公卿、上层社会妇女的贞操和日本人纯正血统的延续,要建立一个“性的防波堤”——招募民间女子为美军提供性服务。于是在日本首相近卫文麿的指示下,日本东京警视厅建立了“特殊慰安设施协会”,翻译成英文就是“Recreation and Amusement Association”,简称RAA。日本民间称之为“国家卖春机关”。RAA通过全国招募的形式让很多普通百姓家的年轻女子变成慰安妇。在RAA全盛时期,在日本全国各地有约7万名“从业人员”。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二战后的日本,RAA为美国大兵征集日本年轻女性做“慰安妇”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是RAA奉命为美国女兵在日本征集年轻男性做“慰安夫”的事,却很少有人知道。美国女兵为何需要“慰安”呢?据说,这是因为美国讲求“在一切方面男女平等”,美国军队认为“那些为国家在战场上拼命的女性一样拥有享受胜利的权利”。既然男大兵可以有慰安妇,那女大兵也可以有慰安夫了。

相对于命运悲惨的日本慰安妇,慰安夫们的境遇很不错。在由日本昭和研究所编著、日本仙台大学教授百濑孝监修的《知道战后的日本吗?——占领军对日本的统治和教化》一书中,收录了当时一名“美军女性士兵用慰安夫”的故事。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这位名叫赳田纯一的慰安夫是在昭和二十一年(1946年),为进驻名古屋的美国女兵而招募的。当时美军对RAA招募来的日本民间男子,首先全部进行了严格的身体检查。从心脏、胃、眼睛到皮肤、肌肉、血液、尿液,还有性病、痔疮等都进行了严格的检查,给每个体检合格的年轻男子分配一间房子。

赳田纯一迎来的第一名“客人”就是之前对慰安夫进行考核的女下士。这个女下士当初一眼看中了他,并将其留了下来。他对女下士身材的描述是这样的:“乳房犹如两个饭盒(日本饭盒是圆筒形的),她的腰让人想起故乡的牛。”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慰安夫们的“工作”是每隔一天“出勤”,日工資3美元。此外还会得到牛肉、黄油、奶酪等“只要是用于恢复体力,拿多少都行的东西”。那时普通日本百姓每天只能吃山芋,并且还吃不饱。慰安夫这份“工作”算是很难得,就是体力上有些吃不消!半年时间内,女下士除处理必要的军务以外,剩下的时间全部要这名慰安夫“服侍”。当这名女下士返回美国之时,还“止不住地流下热泪”。

此外在日本历史学家田中利幸发表的题为《为什么美军无视从军慰安妇问题?》的文章中还披露,“日本慰安夫也提供给美军中同性恋士兵和从军护士等”。

慰安妇以及慰安夫们的牺牲,很大程度上促进了日本经济的发展。《知道战后的日本吗?——占领军对日本的统治和教化》一书中记述:从二战后到日本在后来的朝鲜战争中经济崛起这段时期内,虽没有具体的统计数字,但是慰安产业的确是给日本创造外汇最高的行业。
 

可是面对日本民间女子、男子的牺牲,日本政府没有丝毫歉意,谈及这段历史也是一副“满不在乎”的腔调,RAA也成为日本历史上不愿揭开的一页。在RAA成立30年后,日本记者大岛幸夫采访当时RAA计划的执行人、日本原警视厅警视总监坂信弥,坂信弥的谈话被收录进了日本二战史籍《原色的战后史》,坂信弥在采访中说:“都现在了,为什么还提那件事情?真是低水平的问题!当时因为近卫文麿对于日本兵在支那(日本对中国的蔑称)对支那妇女所做的事情很有体会,所以出于挽救大和抚子(日本女性的总称)的目的,才把我叫到首相官邸交给我这项任务的。RAA问题又不是一个左右国家命运的问题,只不过是一个芝麻粒大小的问题罢了。虽然有人说那些被招募做了慰安妇的女子就像是祭祀时的供品一样被牺牲了,但是那只不过像是‘火灾现场围观者们的议论’一样,都是人们的想象。再说当时日本政府有别的办法吗?也正是因为那样才使得日本女性躲过了‘贞操危机’。”

一休和尚的“性爱日记”:云雨不断才是真正的参禅成佛

在日本,贵族有贵族的风流,武士有武士的风流,而僧人也自有一番风流。日本民族善于吸收外国文化,更善于取舍,对于佛教也是趋利避害。日本人既要享受做和尚的好处,也要保存人欲,一个民族的禁欲文化主要来自其民族的原始宗教、民族的传统道德,在日本既找不到禁欲的民族宗教,也没有形成禁欲的道德传统,因此,日本尽管引进了印度和中国主张禁欲的佛教,但他们在守色戒方面并不能坚持很久。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自圣德太子公元600年遣使来中国求法,直接从中国输入佛教之后,日本的贵族官僚纷纷建寺出家,于是官场的污秽进入了这本来应该清静的世界,有时候佛教竟成为统治人们、迷醉和欺骗人们的精神鸦片,寺院成为政治斗争的避难所。道镜事件之后,日本朝廷为了摆脱寺院和僧侣对政治的控制,一边迁都平安,一边整顿佛教,解除了山林修行之禁,日本的山岳佛教因此发展起来。新兴真言宗的空海和尚(774-835年)曾严格要求他的弟子隐身山林,严禁门下的和尚接触女性,更严禁女人上山入寺。但此时,酒色财气早已熏染了日本的佛教,而且禁欲毕竟不适应日本开放的民族性,所以持戒难以持久。日本人吸收外来文化尽管一开始是不假思索地全盘吸收,但经过一段时间后,他们就要加以选择甚至改造了,让它日本化,符合日本人的人性。佛教的色戒是与日本人的民族性根本冲突的,到平安时代中后期,以天台宗延厉寺为中心的日本佛教各宗派寺院再次控制政治、影响政权,寺院不仅拥有享有巨大特权的“不输不入权庄园”,而且豢养了大量的僧兵,这些人名为和尚,实乃光头武士,其跋扈连朝廷的武装力量也没奈何,谈何守色戒、不近女人?

在室町时代(1333-1603年)日本人的心目中,“女色不一定是弱点。男色也一样”。即使是僧人也不回避讨论色情的诱惑与肉欲的体验,这只要翻开这一时代的日本高僧一休宗纯和尚的《狂云集》、《续狂云诗集》就可以得到验证,其中“风流”一词像机关枪一样发射出来,尤其是在《续狂云诗集》中,平均每四首中就有一首谈风流,且大多是指性爱的风流。

这个聪明的一休,传说是后小松天皇的私生子,出家后自号“狂云”,诗集《狂云集》、《续狂云诗集》因此得名。一休1460年去世时享年87岁,和尚临终的时候一般都要作偈语辞世,他当时的辞世诗是这样写的: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十年花下理芳盟,一段风流无限情。

惜别枕头儿女膝,夜深云雨约三生。

这里一休所谓的“风流”就是云雨之事,说到“云雨三生”,一休还有一首诗讨论参禅的体验与性爱的经验:

临济儿孙不识禅,正传真个瞎驴边。

云雨三生六十劫,秋风一夜百千年。

诗中“瞎驴边”就是指一休宗纯自己,1447年一休离开大德寺后就住在京都瞎驴庵,于是自称“瞎驴庵主人”。他反复发誓要“云雨三生”的对象便是盲女森侍者,他认为两人之间三生相爱,三生云雨不断才是真正的参禅成佛。一休甚至认为,他这样才是得临济真谛真传,才是真正的悟道,他曾对着祖师临济的画像这样吟唱:

临济宗门谁正传?三玄三要瞎驴边。

梦闺老衲闺中月,夜夜风流烂醉前。

虽说一休自信“禅”即“云雨”,云雨一夜即度百千年,云雨三生可超越六十劫生死,但他有时还是不免担心自己沉溺淫欲,会堕入畜生道,不过,他权衡得失之后,还是觉得应该抛开一切顾虑,及时行乐为好,于是他写了一首《吸美人淫水》的诗自勉:
 

 

蜜启自惭私语盟,风流吟罢约三生。

生身堕在畜生道,超越沩山戴角情。

既然有此雄心壮志,一休就洒脱多了,从来不为难自己,压抑自己,即使在忌日,他也想寻欢就做爱,毫不约束自己。一次,在他尊敬的大灯国师忌日法事的前一天,他赶紧抱着女人云雨风流一番,大概感觉不错,兴奋之余作了《大灯忌,宿忌以前对美人》的诗来纪念:

宿忌之开山讽经,经咒逆耳众僧声。

云雨风流事终后,梦闺私语笑慈明。

一休不仅爱女色,还好男风;不仅有风流好色之举,还喜欢写风流诗,像记普通日记一样记下自己的风流韵事。如果将一休和尚的诗集分类,大致可以分为三类,其中有一类就是好色的汉体诗,最有名的就是那几首歌颂晚年同盲侍者森女相恋的诗。一休写风流诗还喜欢拿中国高僧、文人、帝王、美女说事。

一休最崇拜的高僧是圜悟,他的《续狂云诗集》中抄有圜悟的一偈,那写的是圜悟大师在云居的时候的事。一天,有一个老姑娘来找圜悟,老姑娘来自西蜀,寓居于寺门外,可能是大师少时的情人,如今想续前情,无奈的圜悟只好送她这样的一偈:

三十年前共一头,一头夜夜讲风流。

而今老矣全无用,君的宽兮我的柔。

可见,一休眼中的风流就是指性爱,我们从一休“鱼行酒肆又淫坊”的诗题中就可以看到他的生活态度及时代风貌。“聪明的一休”在日本是智慧的象征,他是最受日本人崇拜的和尚,日本人既然认为他是偶像,自然接受他的价值观,模仿他的生活方式。


本文来源:http://m.fmlsw.com/zt/12254/
相关文章
推荐内容
上一篇:[英国王室成员关系图]英国王室爱德华八世:不爱江山,爱错了美人
下一篇:出兵朝鲜上_美国为何出兵朝鲜:政治战略与军事战略的二元分
Copyright 飞马历史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